網站首頁 > 資訊

廖俊霞:硬科技時代需要“接盤俠”

來源:宜信月刊   作者:宜信月刊   時間:2019-12-23 11:12  字號選擇:

希望通過這樣的平臺協同,能夠很早期的讓人力資本和長期資本有一個開始合作的契機和起點。

廖俊霞在現場發表了以《長期資本助力“硬科技時代”》為題的精彩演講。在她的分享內容中,不斷強調了“長期”、“耐心”和“有溫度”三個長期資本的關鍵詞。


1577072818742098.jpg

宜信財富私募股權母基金管理合伙人廖俊霞在現場發表演講


“為什么這些資金投入沒有帶來合適的或者期望的經濟增長呢?我們覺得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因素,在R&D領域能夠真正耐心的幫助這些硬科技、原創科技走向商業化的長期資本太少了。”宜信財富私募股權母基金管理合伙人廖俊霞提到。


1577072852239165.jpg

圖 | 廖俊霞畢業于人大,曾任人民幣VC基金投資總監,2002年進入中國創業投資行業,長期參與早期企業的投融資業務,關注新興產業發展。(來源:EmTech China)


數據顯示,我國去年R&D(research and development,科學研究與試驗發展)的投入是1.97萬億,同時在過去的5年當中,每年在R&D占GDP的比例都超過了2%,達到了中等發達國家的水平。


從1996年到2016年,中國R&D投入的增長非常快,在1996年的時候我們R&D投入只占美國的7%左右,但到了2016年,我們已經達到了美國的88%左右。


1577072936723712.jpg

圖 | 1996年到2016年,中國R&D投入的增長非常快,但是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度卻沒有顯著提高(來源:EmTech China)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中美之間R&D投入對經濟增長貢獻的差距卻非常顯著。過去20幾年來,中國的科技投入對整體經濟增長的貢獻度基本在20%上下浮動,有約一半的時間甚至低于20%。而美國則常年在40%左右上下浮動,有很多年甚至超過50%。


廖俊霞認為,“科技創新”是中國實現經濟結構調整、助力產業轉型升級、培育經濟增長新動能的關鍵所在,但要實現這一目的,仍需要大量的、富有耐心的長期資本來幫助這些硬科技和原創科技發展成熟,走出實驗室,走向商業化。


“微芯生物”是她認為長期資本助力原研技術實現商業化的一個典型案例。2000年左右,該公司創始人魯先平和5位來自不同領域的年輕中國學者先后回國并著手進行小分子靶向藥的研發,經過18年漫長的時間,這家公司在今年8月成功登陸科創板,一躍成為“科創板原研藥第一股”,一度成為科創板上市盈率最高的企業,整體市值曾超過500億。


1577072988833570.jpg

圖 | 長期資本支持原研技術創新:微芯生物。從2001-2019年,在這18年長跑中,有超過12家創投公司,像淡馬錫、祥峰等著名基金先后支持了這家企業(來源:EmTech China)


另外,宜信財富母基金也推動底層技術在各個行業、不同場景下落地和應用,包括數次奪得全球最權威人臉識別測試第一名的人工智能企業依圖科技、運輸行業物聯網平臺G7和自動駕駛公司Momenta等,讓先進的算法、技術在很多不同行業落地開花,這期間少不了富有耐心的長期資本的一路相助。


據了解,宜信財富私募股權母基金成立于2013年,從2014年開始到現在,在國內、國外人民幣+美元合計資產管理規模逾280億人民幣,投資的基金超過200支,間接覆蓋的企業超過4000家,其中已經有接近200家在國內和境外上市或掛牌。宜信財富母基金所投向的這些國內VC/PE基金的規模總合超過2000億,為中國市場提供了重要的支持創新創業、支持硬科技發展的長期、耐心、有溫度的資本。


“過往很多創投基金可能更多投向商業模式的創新,投向消費領域。隨著整個產業變局、產業發展,硬科技越來越受到整個行業的關注。在宏觀的大背景下,硬科技從走出實驗室,走向市場還需要更長的時間”廖俊霞說。


“在這樣的場景下,我們更需要那些長期、耐心、有溫度的資金,來陪伴我們高精尖的企業、人才,陪伴這些原創技術的成長以及它們來到市場上,到各個行業里頭落地和應用。”


在接受采訪時,廖俊霞表示,接下來宜信母基金會比較關注和像5G、智能制造等和半導體、芯片產業鏈相關的領域,以及人工智能落地和行業應用,還有生物醫藥等領域。


“所以當企業遇到困難、挑戰,遇到各種各樣的市場情況的時候,怎么樣給它提供幫助,陪伴它一路成長,我覺得這是挺重要的事情。”當提到有溫度的資金時,廖俊霞說:“如果投完之后,僅僅關注企業每個季度的財務報表,關注你這個月又虧損了,或者有沒有達到預期目標,按照數字讓企業實現它的發展,我覺得那是冷冰冰的投資人。還是要從企業自身發展需求出發,從包括人才招募、發展路徑、產業資源等等很多的不同角度去幫扶。”


附文字版采訪實錄:


DeepTech:母基金在近兩年來很受青睞,相比于直投基金,你認為母基金身上的哪些特質吸引了大家的關注?


廖俊霞:首先,母基金可以通過自身的“頂層資產配置”,把資產投資到不同的標的基金里面去。通常來說任何一個母基金產品,我們一開始去設計的時候,一定會有相應的配置框架和邏輯。通過這樣的頂層設計可以最大的限度的達到風險分散的效果。


第二,母基金有專業的投資管理團隊,所以在篩選標的基金方面會有一套方法論和專業的程序。通過這種專業的管理能夠更大概率選中并投入到這個市場上各個行業里比較優秀的那些頭部基金。通常來說,如果不是長期在這個行業里面的投資人,是很難有足夠專業的團隊和充分的時間去做盡職調查和篩選的。


第三,我覺得很重要的一個特點,在不同的資產類別里,母基金的適用性是不一樣的。在一些類別的投資市場,尤其像私募股權這個市場,不同的管理人基金收益差別表現得非常離散。而通過母基金的專業管理和資產組合的方式,就會使得這個資產類別的風險相對收斂。


一些國內外的專業機構做過很詳細的研究,研究表明,母基金通過風險調整后的回報,其實是比直投基金的平均回報更高,我們任何時候談到回報都不能脫離風險。


DeepTech:今后幾年市場上會有更多的基金品牌出來嗎?


廖俊霞:今后幾年比較難,因為宏觀上屬于私募股權行業整體處于募資比較難的時期,而且這個市場我們覺得差不多十年左右是個大的調整期。頭一波市場上獨立出來的基金比較多的是在2005年到2008年之間,十年之后大概在2015年到2017年又是一大波新的基金涌現出來。現在從成熟基金里面分離出成熟團隊的已經比較少了。目前我們現在看到的市場上部分新的基金較多是從產業里面出來的。


DeepTech:國內一些引導基金規模更大,作為一個市場化的母基金主體,和他們之間會不會有什么競爭關系?


廖俊霞:總體上還好,因為不同出資主體的訴求差異是很大的。比如說政府的資金來自于財政,所以天然的訴求是支持地方產業發展。國家級的引導基金也有一些戰略層面的訴求,比如說希望扶持新興產業、中小企業等,不完全是財務訴求。


作為市場化的母基金,更重要的還是追求市場回報。


從政府的角度來看,其實引導基金也越來越市場化,非常專業。同時他們也不希望GP只拿政府的錢,還是希望有市場化的機構投資者也能夠同時參與到這些基金里面去。因此我們和引導基金更多的是合作,共同推動私募股權行業發展,推動長期資本高質量地投資到實體經濟中去。


DeepTech:您提到宜信財富的母基金作為市場化的母基金,更重要的還是追求市場回報。但是對于科技類的市場化投資,我們都知道它的回報周期相當長,你又是怎么看待這個取向和你們投資策略之間的關系?這個情況下母基金是怎么考慮整體的投資策略的?對于你們所關注的或者是所投資的直投基金有什么建議?


廖俊霞:傳統上很多時候大家都覺得“科技轉化”是政府該干的事,因為時間周期很長。但實際上投資到科技創新、技術改變產業這些方向,其實也是私募股權投資最多的地方。為什么呢?


股權投資和其它的資金獲取回報的方式可能稍微不太一樣。比如說來自銀行的間接融資,可能需要資產抵押,本質上是借貸。股權投資最主要還是從企業本身的發展去獲得未來長遠的回報。這些技術對產業的改變通常來說越是在早期的階段投入,承擔的潛在風險越大,但是潛在的回報可能也是非常巨大的。


早些年大家說投創新藥特別難,因為創新藥從研發到出來時間太長了,所以我們在這個行業還是需要有“接盤俠”,不是那種“人傻錢多”意義上的接盤俠,而是比較褒義的概念。在整個企業發展,或者說從技術研發開始到大規模商業化的整個階段,并不是一支基金就可以從頭覆蓋到尾,而是應該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基金來參與。


比如說從實驗室技術到正式成立一家公司,這個時候可能是天使基金適合參與進去,到了下一個階段假如產品出來了,可能某些投PreA輪的VC基金可以進。等產品大規模市場化且銷售比較穩定了,可能成長基金就可以進了。等到再往下一個階段,可能還有大的PE基金、并購基金可以進來。


所以,我們認為在企業發展壯大的整個過程中,直接融資市場的生態體系要比較完整,在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的投資人去參與,每個人都能得到自己那一部分的收益和回報會是更加健康和可持續的方式,并不需要一支基金從頭等到尾。


DeepTech:現在在母基金里面,我們對于這樣一些科技創新的,對人類未來可能有重大改變的投資,大概在配置里占到什么比例?


廖俊霞:通常來說,我們投的有這么幾個大的方向,包括我們過往說的TMT、醫療健康、環保科技相關的,還有大消費等等。當然現在硬科技和TMT有很多交集,核心科技也越來越被行業所看重,所以專門作為一個類別提了出來。在醫療健康方面,除了服務領域之外,像生物技術等等也是和創新科技相關的。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可能有超過一半的比例是投到跟科技相關的領域,只不過可能是在科技的不同發展階段,有可能是在剛從實驗室到市場的階段,也有可能會在企業成長壯大的階段,因為母基金還是要做不同投資階段的配置,不完全集中在最早期的孵化階段。


DeepTech:在近兩年你們對科技企業、創新企業的投資當中,有沒有遇到什么挑戰是比較突出的?你們會做哪些跟以前不同的事情或者有一些創新的做法去幫到基金在復雜的市場條件下找到新的方向?


廖俊霞:作為母基金來說,最重要的還是對基金的篩選,然后由這些優秀的基金再投到這些優秀的企業里面去。過往整個中國的私募股權行業的投資熱點和方向其實更多的是模式創新,現在發展到科技創新,在大的主題上可能就有一些調整,這個時候對基金的管理團隊、背景知識、基金對這些硬科技企業的判斷上,可能就有了一些新的挑戰。如果基金在這些方面尋求我們的幫助,通常來說,我們會做幾件事情,一個是得益于宜信財富私募股權母基金生態圈,我們會把市場上一些成功的實踐經驗分享給我們的標的基金和管理團隊。同時得益于宜信財富的客戶生態圈,我們也會在客戶生態圈內根據基金和客戶的訴求做一些定向資源整合。


DeepTech:宜信財富私募股權母基金有什么愿景?


廖俊霞:我們現在在市場化的母基金中應該算是大家覺得做得還不錯,但未來3到5年整個行業還是處于非常挑戰的周期,在這樣一個周期里,我們覺得最重要的幾個任務是:


首先,在自身投資管理層面要繼續夯實內功,不斷的提升我們的投資和管理能力;其次,在投資人方面,過往我們母基金的LP很多是以高凈值客戶為主,未來我們也希望和政府、金融機構、國有企業以及其他機構投資人進行更多的合作和協同;第三就是隨著我們投資生態圈的不斷完善,也希望能夠在不同的產業里去做更多賦能的工作,能夠給大家帶來更多的附加價值。


DeepTech:宜信支持了我們的TR35評選,您認為這樣的合作對于宜信來講能夠收獲什么?


廖俊霞:我們覺得TR35在國內還是非常領先和非常有特色的獎項,剛才我們講到科技創新需要長期資本,長期資本只是科技創新的一個翅膀,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翅膀是人力資本,人力資本從哪兒來?我覺得TR35就是非常好的平臺。


我記得海外有一個研究報告,說主要的創新發明是來自于年輕人,我們希望通過這樣的平臺協同,能夠很早期的讓人力資本和長期資本有一個開始合作的契機和起點。

關鍵詞:業界 
分享到:

版權聲明:
來源及作者標注為融中財經融資中國的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如需轉載或內容合作請聯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融中財經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而刊發,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雜志

在線訂閱
2019年09期
2019年09期
從華人文化到CMC資本: 老牌“文娛帝國”的科技雄心
2019年08期
2019年08期
2019年盤點:那些信息技術黑馬GP們
2019年07期
2019年07期
美元基金缺席的科創板能否成為中國的“納斯達克”?

機構專欄

  • 澳銀資本
  • 松禾資本
  • 上汽投資
  • 嘉實投資
首頁
股權投資機構
LP
行業
新金融
會議
會議報名
往屆回顧
定制活動
推薦會議
研究
榜單
報告
關于我們
招聘
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版權所有:融中財經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北路霞光里18號佳程廣場A座20層D單元  合作熱線:010-84467811  備案號:京ICP備11038469號-1
手机捕鱼之海底捞作弊 股票吧论坛 历届世界杯冠军表 网上的棋牌是真的吗 各个股票行情软件优势 江西多乐彩选号技巧 东方6 1开奖号码 一波中特那个网站准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公开选料1准确 哈灵麻将1.56下载 捕鱼达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