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資訊

合肥政府成最大“風投”贏家,政府做“風投”會成為新的潮流嗎?

來源:融中財經   作者:Alicia   時間:2020-06-13 13:39  字號選擇:

從投資京東方到兆易創新,合肥政府在做“風投”過程中,高超的財技展露無遺。那么,這對各地政府招商引資的模式會起到怎樣的示范作用?政府做“風投”會成為當下新的潮流嗎?會否“越俎代庖”?

5月29日,大眾宣布以約11億歐元(折合人民幣88億元左右)入股國軒高科,獲得26.47%的股權并成為后者第一大股東;同時將投資10億歐元(約80億元人民幣)獲得江淮汽車母公司安徽江淮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下稱“江淮集團”)50%的股份,并增持電動汽車合資企業“江淮大眾汽車有限公司”(下稱“江淮大眾”)股份至75%。


合計168億元人民幣,這是大眾汽車在2020年最“闊綽”的一筆投資,全部投向了安徽合肥的兩家新能源上下游企業國軒高科和江淮汽車。


大眾汽車的這筆投資,讓人不得不聯想到一個多月前,合肥政府對蔚來汽車的70億元投資。


今年4月29日,蔚來汽車宣布與合肥市建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國投招商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安徽省高新技術產業投資有限公司等戰略投資者簽署關于投資蔚來中國的最終協議,戰略投資者將向蔚來中國投資70億元人民幣,并將蔚來中國的總部落戶合肥經濟技術開發區。交易完成后,蔚來將持有蔚來中國75.9%的控股股份,戰略投資者將合計持有24.1%的股份。


合肥政府拿出70億賭新能源,投蔚來,結果引來大眾汽車新能源板塊落地合肥。


在風險投資圈中,“優秀的投資者從來不乏追逐者”,合肥政府過往優秀的投資業績,或許在很大程度上吸引了大眾汽車對新能源車的重金加碼。也難怪最近私募大佬但斌在微博上轉了這樣一條段子:中國最牛逼的風險投資機構其實是合肥市政府。


“豪賭”京東方、押注半導體產業鏈


合肥究竟是如何逆襲的?故事要從2005年說起。當時合肥立下了“工業立市”的戰略,試圖用“大招商”的方式改變落后局面。于是,開始大搞建設、大搞拆違、大搞招商,在各種爭議聲中大力引進了美的、格力、海爾、TCL等十幾家家電品牌落戶。直到2018年,合肥的家電規模已經達到全國的20%,成了全國3大家電產業基地之首。


但是,家電需要顯示屏,而顯示屏在當年基本是日韓的天下,大多依賴進口。因此,2008年,合肥市在當年財政收入只有300億規模的情況下,拿出驚人的勇氣,承諾將全年財政收入的80%投給京東方。很難想象,其背后的決策者會背負怎樣的壓力。


而當時的京東方,受國外液晶巨頭降價的影響,2008年由盈轉虧,資金壓力非常大。


幸運的是,京東方項目大獲成功,合肥政府也大賺了一筆。


京東方的TFT-LCD六代線落戶合肥之后,基板玻璃、偏光片、模組等企業都跑來配套集聚,形成了“從沙子到整機”的全產業鏈,合肥就此擁有了新型顯示面板產業。合肥的家電產業也得以在2011年一舉突破千億元,成為全國最大的家電生產基地,將武漢徹底甩在身后。


之后,合肥又通過注資、收回再注資的模式,引進京東方8.5代線、10.5代線,維信諾AMOLED6代線(總投資440億元,合肥出180億),成為今天世界上最大的新型顯示面板生產基地之一。


截至2017年底,京東方在合肥的投資已超1000億,即使只有10倍的乘數效應,京東方能夠帶動的總的GDP,也已經超過了合肥市一年的GDP總量。很多人都說,“京東方撐起了整個合肥經濟”。


更重要的是,以京東方為代表的核心高科技企業,為合肥市帶來了足夠完整的科技產業鏈。


投資回報率方面,按照合肥市政府平臺所持有的京東方股票,巔峰時期的浮盈就有上百億。


而投資京東方的成功,為合肥市政府帶來了押注半導體產業的機會。


2017年,在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簡稱“大基金”)成立三年之后,合肥政府看準時機果斷出手,與兆易創新成立合資公司合肥長鑫,專攻DRAM(動態隨機存取存儲器)芯片研發生產。其中,合肥市出資75%,兆易出資25%。


在合肥政府的幫助下,合肥長鑫搭建了價值百億的生產線,還共同出資購買了關鍵專利,這是很多風投機構都難以給予的投后管理服務。


2019年,長鑫從加拿大知識產權商Wi-LAN Inc.手中買到了全套的專利授權。同年9年,合肥長鑫宣布8Gb顆粒的國產DDR4內存量產,其光威產品系列一度賣到脫銷,打破了金士頓、三星等國外廠商在DRAM產業的壟斷。


2020年,合肥政府投資蔚來汽車,與當年投資京東方頗有幾分相似之處。


科技產業鏈助力合肥市GDP從300多億到9000多億


近日,2020年中國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發布,新的15個“一線城市”揭曉,它們分別為成都、重慶、杭州、武漢、西安、天津、蘇州、南京、鄭州、長沙、東莞、沈陽、青島、合肥、佛山。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合肥和佛山取代了昆明、寧波,第一次進入新一線城市名單。


其中,“新一線城市”中的新人——合肥,在建國前只是一個安靜的小縣城,同期安徽的城市中,蕪湖人口25萬、安慶人口12萬、蚌埠人口10萬,而合肥只有7萬人。即使后來成了安徽省的省會城市,其在交通、產業等發展資質中也是最為落后的。


因此,合肥在20年前被嘲諷為中國最大的縣城。2000年的時候,合肥GDP僅為325億,比肇慶、臨沂這類18線的城市還要低,在全國僅排在第82名。然而,2019年,合肥的GDP達到了9409.4億元,離萬億俱樂部只需“臨門一腳”,十幾座省會城市、副省級城市相繼被其甩在身后。


合肥經濟的快速崛起與其敢于大刀闊斧地引起半導體產業鏈不無關系,京東方在2017年帶動的GDP就占該城市GDP的一半。此外,在高鐵時代,合肥更是占據交通優勢,成為“八縱八橫”高鐵網絡的中心城市之一。其次高校數量眾多,擁有中科大和四所國家級實驗室,實驗室的數量僅次于北京。這些因素共同促進了合肥經濟的崛起。


合肥政府做“風投”成功的原因何在?


事實上,不論合肥政府對蔚來汽車的這筆投資能否成功,其能成功吸引到大眾汽車對合肥新能源產業的投資,就足以證明合肥政府在風投領域的號召力和眼光了。


合肥市政府的投資流程是,先成立市場化運作的產業投資基金,服務于招商引資戰略性產業。善于運用資本招商,先大手筆投資基金拉攏企業落戶,后期再將投資所獲股份脫手,翻倍獲利,繼續擴充投資基金,以一筆投資換一個產業。


所以,從京東方到兆易創新,再到蔚來汽車,合肥市政府撬動了顯示屏產業、半導體產業和即將撬動新能源汽車產業,帶動了當地的就業,也加速推進著產業的升級。但是,我們也要看到,合肥的成功有其獨特的一面。


首先,合肥的這種風險投資能產生產業集聚效應。


合肥政府非常了解當地的資源稟賦,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什么產業鏈既符合國家戰略發展方向,又能最大程度上拉動當地GDP和就業。從產業經濟學和區域經濟的角度出發,合肥吸引的每個產業基本上都是符合自身的特點,具有產業上下游聯動效應和產業集聚效應。比如:京東方配套供應商合肥三利譜光電科技廠長任海東現身說法,說當時企業選址在武漢還是合肥猶豫過,但最終定址合肥,現在三利譜光電給京東方供貨可以做到零庫存。


其次,合肥擁有非常好的科技區位優勢。


合肥所投資的企業基本上都是高新科技企業,這實際上和合肥比較好的科技區位優勢是密切相關的。在合肥市內,有著世界聞名的理工科高校: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此外還有合肥工業大學,安徽大學等多所高校。中科院有眾多研究所設在合肥,包括人工可控核聚變反應的托卡馬克實驗室,中國聲谷,等等。這種科技區位的優勢能夠幫助合肥在市場發展的過程中,特別是在科技創新領域上有所作為。


再次,合肥具備良好的交通地理優勢。


隨著長江三角洲的西擴,合肥成為西擴地域的區域性中心城市;隨著中部的崛起,合肥憑借領先的科技實力以及四通八達的交通網絡,也當之無愧地成為中部經濟發展的重要城市。因此,合肥作為安徽經濟中心,以其優越的區位優勢能夠發揮其承東啟西的作用。良好的交通地理優勢為所在企業的發展提供了運輸條件。


所以,合肥做“風投”的成功并不是簡單地靠著開拓進取的勇氣進行“豪賭”,投資選擇的背后是對內外部各種條件進行深刻研究的結果。


政府風投會成為新的潮流嗎?


合肥招商引資的成功,為其他的地方政府帶來啟示。那么,政府做“風投”會成為當下新的潮流嗎?


其實,各地政府招商引資的流程無非就是:投資拉攏-企業落戶-擇機退出,只是不同政府的招商水平有所不同,所帶來的結果就有所不同。


傳統的政府招商,通常是提供較好的營商環境、低價出讓的地皮,在企業和金融機構之間幫忙牽線搭橋,讓企業購地投資建廠;社會化招商,引進優秀的產業新城運營商,借產業新城運營商的信息和品牌口碑為企業提供落戶和風險保障。


而合肥的模式則不同。合肥政府通過資本化招商,選擇好標的,以足以覆蓋企業落戶建廠成本的大手筆出錢,吸引企業落戶,最后,政府通過二級市場將所獲企業股權轉讓套現。從資金運作的角度看,合肥這種模式,完全可以實現資金的良性循環,值得很多政府基金借鑒。


目前,很多地方政府也已經開始采用類似于“合肥模式”進行投資,比如重慶產業引導基金已推動6家企業成功上市,幫助20家企業進入上市輔導期,其中不乏宇海精密、中科超容這樣的高新技術產業;比如蘇州市政府產業引導基金,其投資的博瑞醫藥、江蘇北人機器人已經完成科創板上市。


和很多城市的“搶人大戰”類似,這種以風投模式作為招商引資的賽道正慢慢開啟,但這種模式需要視當地情況而定,合肥有“合肥模式”,重慶有“重慶模式”,各地政府需要結合自身情況選擇一條適合自身發展的招商引資模式。


最后的話


2020年初的“黑天鵝”疫情來襲,我國經濟承壓,一季度GDP同比下滑6.8%。雖然今年的“兩會”上,政府并沒有設定GDP增速目標,但從就業指標900萬的規模來看,對應著全年經濟的隱含增速大約4%-5%左右的水平。這需要各地政府改變傳統的招商引資的方式來拉動當地經濟發展,不妨學習合肥政府,步子邁大點,膽子再大點,吸引優質產業去當地落戶。當然,在此過程中,政府也需要注意甄別和控制各類風險。不過,政府做“風投”越俎代庖真的好嗎?歡迎讀者給我們留言。


關鍵詞:產業資本 
分享到:

版權聲明:
來源及作者標注為融中財經融資中國的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如需轉載或內容合作請聯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融中財經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而刊發,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雜志

在線訂閱
2020年03期
2020年03期
2019年度股權投資榜 投資制高點
2020年01期
2020年01期
元明資本田源:創新投資家
2019年12期
2019年12期
大健康新藍海:易型EMA的“點球時刻”

機構專欄

  • 澳銀資本
  • 松禾資本
  • 上汽投資
  • 嘉實投資
首頁
股權投資機構
LP
行業
新金融
會議
會議報名
往屆回顧
定制活動
推薦會議
研究
榜單
報告
關于我們
招聘
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版權所有:融中財經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北路霞光里18號佳程廣場A座20層D單元  合作熱線:010-84467811  備案號:京ICP備11038469號-1  技術支持:海源川匯
手机捕鱼之海底捞作弊 加拿大快乐8晚上几点开奖 pk10最牛稳赚模式最新 快乐十分游戏中奖规则 广西快3杀号技巧 德国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江西快3遗漏数据 资产配置的模型有哪些 极速快3彩票平台秒秒开 炒股开户最低多少钱